2019
09-22
市政府相关部门
2019
09-22
  一天,两天,重复着三五天过去了。随着叶片的水分在空气里蒸发,她的形状渐渐也发生了改变,原先平整的叶儿,慢慢地四周朝中间卷曲,活脱脱地塑造成了一顶倒放的“贝雷帽”样式。在“帽”檐的各个的尖角叶梢,则干脆有了螺旋式的藤蔓造型,主茎的叶角尖花卷般弯曲了起来,如同姑娘披肩的波浪形卷发,而叶片的主干凌空翘起,仿如穿行于意大利威尼斯水巷的“贡多拉”的船首。这时的叶片显然已没有了过往绿色娇嫩的“容颜”,只见形影枯萎,体色斑黄中带着点点猩红,但依其一天天益发奇特的“变身术”,在我看来全然是一艘天然的“诺亚方舟”再现眼底,让人彻底忘记了那是叶片离开大树的滋养,进入开启生命最后一段行程的苍凉境遇。恰恰相反,此时此刻,落叶在其生命的末端,呈现于世人的是生命的壮美,是劈风斩浪的行舟形象!完全予人以一种生命不息,死而后已的英雄般完美绝响。对叶片由此这般的感悟,绝对是超乎我的预料。也超乎孩子当初捡拾她的初衷。
2019
09-22
一声枪响,把村里驻的一个骑兵班和农民都惊动了。不明真相的群众还以为是土匪,立即手持木棍、铁锨及农器等围来,大喊:“来了土匪!”
2019
09-22
冰冻的花蕊
2019
09-22
明 仇英《汉宫春晓图》全卷绢本
2019
09-22
做法: